高中辍学那年,我在深圳一个建筑工地上刮大白,工作又脏又累,干了一个月我
高中辍学那年,我在深圳一个建筑工地上刮大白,工作又脏又累,干了一个月我吃不消了,决定再出去找一份工作。

但深圳那个地方,稍微像样点的公司都要求学历和工作经验,我连连碰壁,那天漫无目标的转了几次公交去了宝安区,真是不去不知道,一去吓一跳,那边全是电子厂,马路边密密麻麻坐满了手拿广告牌招工的人,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招工大军已经把我水泄不通的围住了,个个都吆喝着他们的工厂福利好,姑娘多,我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世外桃源,就跟一个最会说的阿姨进了旁边的电子厂。

车间很大,但当年的深圳,招工荒严重,三百个工位的车间,只有百来人上班,老板都愁的快不孕不育了,亲自领着我看伙食,看住宿,还报销了我回去搬行李的打的费,我刚在宿舍收拾完毕,厂里下班铃声响起,令我大跌眼球的事情发生了,一群姑娘端着饭和菜来到我的宿舍。个个进门都像复读机一样吆喝:哟,来了个帅哥!饭吃了没有啊?随后她们飞快地在床下抽出小凳子和折叠桌,摆上饭菜,一个二个的都邀请我吃饭!有几个还上来拉了起来,把我给吓的,连缩带躲的说各位姐姐,我吃过啦,真吃过啦!那群女人说那就来整两瓶啤酒,第一天来咋样也得给你接个风!

我推辞不掉,刚坐到桌子边,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边往大海碗里倒酒一边说,一人敬一碗,帅哥再回敬一圈,在哪个妹妹面前倒下,就当哪个妹妹一个月男朋友!我惊的一下站起来,拉都拉不住的跑了,泥马那海碗几乎能装一瓶酒,一圈下来都能永垂不朽了,哪里敢整。正拿手机玩的开心,老板路过,问我:这么快就吃好饭了?我问他,宿舍怎么会有那么多女工进去啊?老板哦了一声说:电子厂男工很少,房租贵,没法安排单独的宿舍,只能把部分男职工安排在女宿舍了厂。我妈呀一声叫了起来,说那哪里还有隐私可言?老板说都有布帘子拉着,很安全的!

我无语一阵子,出门转了一圈又回到宿舍,那群女工已经吃好饭了,切了一些西瓜在桌子上。我刚一进门,就有一个喝高的大姐大拿着一大块西瓜递过来,豪放的说,小兄弟,来,吃口西瓜!姐特地给你留了块最大的!我接了瓜躲在门后,完全不敢说话,大姐大点着一支香烟抽上,单手撑墙朝我脸上嘘出一条烟柱:吃啊,怕啥?小伙子,有女朋友吗?姐觉得你还不错!要是你看姐也顺眼,年底姐就能让抱上胖娃娃!那些女工都看着我一脸坏笑,我正在尴尬,宿舍角落一个绣十字绣的姑娘跑了过来,拉着我就去推大姐大,说马姐你不要吓着人家啦,他还小!那个马姐把西瓜托着往我嘴里塞上一口,放开了我,叹口气说,玲花你是不急哟,年轻又漂亮不愁没人要,马姐我都二十八了,年年都在这个破电子厂混,再找不到男人嫁掉,卵巢都要囊肿了!女工们都笑呛了。

我拿着西瓜躲进自己的床铺,拉上帘子,啃了一口,沙瓤的还阔以,吭嚓嚓吭嚓嚓造完,想着刚才那个姑娘给我解围,挺感激的,就把布帘悄悄扯开一角偷眼去看她,没想到那个姑娘也正朝我这边看,四目相对,她羞红了脸,慌乱的躲进自己的床铺,忽啦一声拉上了床帘。但我还是看清了她的长相,圆脸,一头卷发,脸色白里透红,水汪汪的大眼睛,长的很像港星叶子楣。

我把瓜皮放在床头没敢下床去扔,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翻看着,那群姑娘吃完西瓜就开始闲聊,八卦这个绿茶那个,我以为女生都很单纯,没想到聊着聊着就上高速了,完全无视寝室里还有我这个男的,吓的我把被单往头上一蒙,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。

可能是那一大块西瓜的缘故,我一向肾功能yyds,半夜居然涨醒想出去上厕所,摸黑混混沌沌的方便完回寝室,依旧不敢开灯,摸索着经过大姐大的高低铺时,大姐大突然从拉帘后面伸出手照我腿上就挠了一把,我以为她认错人了,压低声呵斥,别开玩笑,我是男的!没想到她干脆把我的腿抱住了,我没敢吭声,使劲去掰那双手,掰开又抱上,抱上又掰开,电光石火的功夫,我和这位巾帼英雄已经双手互搏拆了几十招,挣脱后我跑丢了人字拖,心如擂鼓的逃回床铺,双手抱膝呆坐良久,心说这哪是人呆的地方?天亮赶紧卷铺盖滚蛋算了。

早晨醒来,我躲开那些穿着睡衣个个头发像被雷劈过正刷牙的姑娘,到了老板办公室,委婉的跟他说了午夜惊魂差点晚节不保,不想干了,老板直拍大腿,说听的他都想睡职工宿舍了,又说电子厂的女工很难见到男工,人之常情,理解一下,最后抛出大饼,许我除了工资以外,每月额外补助五百块。在那张分分钟能把寡妇劝嫁人的利嘴下,我又动摇了,跟着主管就进了车间。

刚进厂的我什么也不懂,但同一条流水线的姐姐妹妹都很热情,不停的有人放下手上的工作来教我,主管俨然成了摆设,不会的甚至有人代做,稀里糊涂的总算熬到了中午下班,我刚走出车间,一群姑娘围了上来,为首的一个自称是王祖贤黑龙江分贤,一边勾着我肩膀下楼一边要加个微信,说有个恋爱想跟我谈一下,讲真,这种女孩子,真干起架来我绝对不落下风,但旁边他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女护法走路震的楼梯都在晃,着实让我害怕。

拿了手机正在扫码,身后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,你们不要欺负我的男朋友!我扭头一看,又是那个在宿舍替我解围的姑娘,她快步冲上来,一把挽我的胳膊,笑着冲我仰起小脸说,下班了你也不等我一下?我忘了蒸饭,你带我去吃麻辣烫吧?一边说还一边冲我眨了几下眼睛,我瞬间秒懂,就说好呀好呀,黑龙江分贤傻眼了,愣了一会冲了上来,说许玲花,他才进厂第一天就成了你男朋友了?唬谁呢?那个叫许玲花的姑娘说,在老家谈了三年了好不好!分贤说,那就亲个嘴看看!这下看热闹的炸锅了,一齐嚷着,亲一个!亲一个!玲花满脸通红,眼见难以收场,抱着我的脑袋就亲了上来,嘴唇滚烫滚烫的,亲完低着头拉着我就跑。

到了厂外的麻辣烫店,我向玲花连声道谢,她满脸通红趴在桌子上,小声嘀咕一句,你要对我负责!农村的孩子,谈恋爱一般都不挑食,我犹豫一下,就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她的手,软软的,心里还有种麻酥酥的感觉,像触了二百二十伏的弱电一样。

简单而又草率的恋爱就这样开始了,玲花是广西百色的姑娘,也是电子厂的高级技师,把我调到她工作的那个组,细心的教我组装电子元件,由于是同一个宿舍,吃饭都挤在她床头的一张小桌上,百色的姑娘都很浪漫,她总是人多势众的夹肉喂我,然后又张着嘴让我夹菜喂她,令人作呕的互投食,我的脏衣服她也全包了,哪怕是一只臭袜子,也绝不会让我动手去洗,每天睡前,我俩都趴在自己的床头,露出一个脑袋互相看着聊天,后来她还作的让我每晚给她讲故事,幼稚的桥段她都能哈哈大笑,恩爱秀的同寝室姑娘忍无可忍,一致要求我俩搬到外面租房子快点滚!

走投无路之下,玲花请假两天终于找到了一间不错的民房,就这样,我和玲花正式住在一起了。男人有了女朋友一般都会显摆,可我在深圳举目无亲,没有得瑟的机会,思来想去,只有干过刮大白的工地上还有俩熟人,于是那天带着玲花就去了,在那个长年见不到女人,食堂大妈都是花魁的工地,玲花的出现,无疑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很多人都心动了,一个长相酷似成奎安的工友,给我塞了一条华子,硬要我带他去电子厂,我跟他说,那里之所以男工少,是因为工资不及工地刮大白高,那工友说,钱不钱的不重要,主要是想学门技术。

进厂过程很顺利,虽然那位工友才小学文化,但搞个包装上下车装装货还是没问题,他就睡在我曾经睡过的床铺,我以为他那颜值,在电子厂泡妞不被打死就是祖上积德了,没想到才过一个月,他就找了个离过婚的大姐,也搬到外面住了。我问那个工友,是怎么把大姐泡到手的?工友说哪里还用泡?进厂头一天就被灌醉了,醒来就发现那大姐在我床头哭的死去活来!我不甘心找个二婚的,结果一群长相见不得人的姑娘天天缠着要跟我谈恋爱,不理会就打我,都是这个大姐天替我出头,后来想想她人挺好的,就从了她啦。

我一听剧情咋这么熟悉?这这这不对啊!回到家,我思考半天,冷不丁的就问玲花:寝室那个大姐和黑龙江分贤今天问我要钱,说你当初许下的酬金没给完!玲花正坐在床上吃薯条,张嘴就来了一句,别听她们放屁!随后马上明白了,丢下薯条,钻进被窝一把拉上被子,蒙上头怎么骂都不吭声。最后骂急了,她掀开被子叫了一句,我都二十三了你知不知道?叫完又把被子蒙上了。

我心中万念俱灰,曾经渴望的爱情不是这个样子的,呆在床头站了许久,泪水溢出了眼眶,落寞的出了宿舍,走在空旷的大街上,强劲的夜风,吹的我脸颊生疼,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和彷徨,玲花打了几次电话,都被我狠狠的摁掉了,安静了许久后,玲花发来一条信息:我怀孕三个星期了,要打掉吗?我怔怔的盯着信息,已经搞不清她是真是假了,放下手机又思考了两个小时的人生。

玲花随后又是一条信息发了过来:礼拜六休息,你陪我去检查一下,就算你不要,我也生下来,以后想你的时候看看孩子就行了。我再次泪湿了眼眶,抹了把鼻涕匆匆的往家回,走了不知多久才回到出租房,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出租房一片狼藉,玲花的行李都不见了,打电话,关机,我疯狂的追到门外,刚刚摆好早点摊的大姐说,你老婆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了!

我冲向马路紧急截停一辆出租车,火速赶到深圳西站,然而那里除了人潮人海和我徒劳的哭喊,再也见不到玲花的身影。我伤心欲绝的辞去了电子厂的工作,拿着厂里寻来的地址,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去往广西百色的列车,山区道路坎坷,崎岖难行,夜里打的花了两百八十块才找到玲花的小村庄,到的时候,天已大亮。

我挨家挨户正在询问,却蓦然发现在一棵老槐树下,玲花正满脸泪水笑盈盈的站在那里,我丢下行李,大声嚎哭着飞奔过去,一把抱起玲花,涕泪滂沱的拥吻着,搂起她旋转在百色那个风景如画的清晨。

玲花的家里赶紧筹备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,我和玲花婚后相亲相爱,玲花利用她在深圳学到的技术,跟我一起在宝安区办了个电子厂,并带了一百多个漂亮的山区姑娘进厂为山区脱贫致富,现因生产需要,我和玲花的厂急招未婚男青年若干名,学历丑俊不限,想学一门技术的糗友可以直接联系我报名,深圳爱雅丽思电子厂,您一生幸福的选择。
0
0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07:22    来源:互联网    已逗乐 0
急诊。

患者昏迷,耳朵流血,大概率颅内有问题。

赶紧给他挂号,然后检查 急诊。

患者昏迷,耳朵流血,大概率颅内有问题。

赶紧给他挂号,然后检查

天天笑哈哈有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本站娱乐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,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

最新笑话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©2020 天天笑哈哈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0100606号